鬓边不是海棠红

国产剧 大陆 2020

主演:黄晓明  尹正  佘诗曼  米热  刘敏  李泽锋  金士杰  檀健次  唐曾  

导演:惠楷栋  

详细剧情

上世纪三十年代,北平一名叫商细蕊的梨园新魁凭借过硬的本领在这一行声名鹊起。为了让自己在北平站稳脚跟,兑现自己当初要将戏曲使好的作风、传统等得到发展和提高的承诺,他在压力和面前不屈服,表现十分顽强,一心一意扎进艺术的海洋中。在此过程中,从未看过京剧的新派富商程凤台偶然间看了他的表演后被深深....

我在知乎上逛关于鬓边的帖子时,看到有一位网友评论说,收钱闭眼吹的再多,看看豆瓣评分就知道事实真相了。

我一看,这爆脾气一上来,就杀过来了。

剧没上映呢就被猛踩,很多人说这部剧的雷点太多,于是拒看。

我为鬓边委屈,更为国耽掬泪。

咱今天过来,主要是给大家伙儿排排雷。次要的,是想把恶心我很久的国耽恶臭风拉出来挂一挂。

这这篇影评分两次,一次是我作为纯剧党的初看剧体验,另一次是看了原著以后。

看网上有很多人把这部和那部神作对比的,认为鬓边是蹭热度,是同人文,余妈又作怪,我起初也是这么认为的。

有黄晓明这个油腻男?不看!

死丫头导的耽改剧?不看!

碰瓷霸王别姬?不看!

原作抄袭?坚决抵制不看!

但人总是有好奇心的,当我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好奇心,抱着被辣眼睛的忐忑心态看了一集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一口气刷完了八集。

有一句名言,人就是在不断的真香打脸中获得成长的。

嗯,我真香了。

作为哥哥老粉,我认可鬓边,也认可商细蕊,我看到尹正的一举手一投足,的的确确会有代入,可是我并不会比较,因为我认为这不是模仿抄袭,而是艺术延续。

程蝶衣是程蝶衣,商细蕊是商细蕊,不是谁的替代品,也不是谁的仿制品,他们都是独立的角色,有不可复制的灵魂,唯一相同的便是那股子痴劲儿。

痴戏,痴情,痴到世人皆叹其疯癫,道一声“不疯魔不成活”

这股劲儿可不是东施效颦就能学出七八分的肤浅玩意儿,它他妈的是活的,是灵的!

我是真的在尹正身上看到了,我也真的被感动到了。我感动的点,脱离了演员的演技,脱离了剧情框架,而是忍不住深深感叹,国粹京剧这玩意儿真他妈的美啊。

你可以说这部剧真烂,真恶俗,但我认为它成功了,至少它用不再晦涩难懂的艺术表现手法,让更广泛的观众群体get到了国粹的美好。

虽然余妈美学,油腻霸总,一贯让人百般嘲讽,霸王别姬也永远不可替代,但鬓边没必要被拉踩,也没必要被拔高,它就是它。

我的确看到了商业片儿讨好观众的部分,它不是一部纯粹曲高和寡弘扬国粹的文艺片儿,它不清高。

但是,它同样也不媚俗,该精致的地方都做到了位,戏服精美,扮相精致,举手投足一个名角儿该有的味儿,它都有。

扮旦像的人,实则却有一颗生角儿的心,女娇娥的男儿郎魂,在乱世中活出真我。我看到了这一点,就觉得已经心满意足了。

这些,都可以撇一边不看,单说说一点,这类角色,需要前期准备的工作量很大,前人已然封神,后人怕演砸了,怕被喝倒彩,敢接这烫手山芋的人,不多,从这一点,我已经很佩服尹正了。

就凭这点,啥余妈,啥霸总,我都统统视而不见,吹就完了。

分割——————

昨天看完第十二集,补完了原著小说,麻溜的回来补点发言。

我看到很多姐妹抵触这部剧的原因,竟然不是因为余妈和小明或者是因为碰瓷霸王别姬,而是同妻????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嘿,真把我整乐了。

啥叫同妻,是gay为了隐瞒自己取向,把女性当成工具人娶回家,然后在外面乱搞。

首先,原作里,二爷并不是gay,而是个大写的直男,他用现代眼光来看,还是个彻彻底底的渣男,吃喝嫖赌样样来,小白脸,靠老婆嫁妆发家,也是冲着老婆的嫁妆才娶了二奶奶。

和小舅子包了同一个舞女,和小舅子舞女三个人一起盖大被,玩儿的可花了,你说他渣我举双手同意,你说他把老婆同妻了,我真没法儿同意。

其次,二奶奶在剧里是个封建老派的女人,关外来的,旧社会皇族体系一员,裹小脚,认为女人的职责就是为男人持家管内。她自己大门不出 二门不迈,还不准察察儿出去念书。

她也不觉得男人三妻四妾,出去花天酒地有错,只要是男人还知道回家来,心不野就成。

她是真的讨厌二爷在外面玩儿女人,或者玩儿男人吗?

不是的,她在书中两次生气,一次是误以为二爷叫外头的舞女怀了孕,另一次是二爷玩戏子。

她厌恶的不是二爷这种行为,而是这两人的身份,舞女、戏子,都是她看不起瞧不上的,她觉得脏,仅此而已。

佐证,当二奶奶发现二爷真的用了真心以后,她先是想把自己原先看不上眼的二爷的旧相好找来,想做出让步把旧相好迎娶进门。

后来不如愿,又以为二爷好男色,给他找了个年轻貌美的小男孩近身陪侍。

在那个时代,玩戏子是富人的消遣方式,性别定义压根儿从一开始就不清晰,或者说在二奶奶那一波人眼中,戏子非男也非女,不过是玩物罢了。

玩儿可以,玩物丧志可不行,这也是二奶奶后来开始插手管真正的原因。(其实也没怎么管,她太老派了,放不下大太太的架子,端的太高,可悲赛过可怜)

其实商细蕊和陈凤台的感情,放在如今这个时代,那可真是一团乱麻,理也理不清,可在那时真的很合理。

你就说商细蕊,他压根从来没想过,他要独占二爷,对二奶奶这个官配大老婆,大写的情敌,他只有欣赏和褒奖。

对二爷有家室怕老婆这件事情呢,不仅不吃味儿还也相当认同,原因是他觉得二爷有情有义不忘本。

二爷呢,也从来没想过要抛妻弃子和商细蕊在一起,他两者兼顾。

您瞧,听起来是真拧巴,听起来是没一个好人了,都纯粹有病,可这不是现代戏啊我的宝贝儿们呐!你定的道德标准到底是在约束谁你告诉我?

三妻四妾很正常的男尊时代,陈凤台只有一个老婆,再外面玩的再嗨,对老婆没有感情还是当老娘一样孝顺和恭敬,老婆说一不二。

和商细蕊在一起做了两年的纯知己,他并不是gay,而是把商细蕊当成了灵魂伴侣,后来关系升级,也没有变成gay。

二奶奶给他找漂亮小男孩,他说姑娘小伙子,他都不要。

我也不是给小凤儿洗地,按照书中贴近时代背景的价值观描写,陈凤台的确是个有很多小毛病的人,还是个靠大老婆发家,靠戏子包养的小白脸。

即便是剧中他被塑造成了一个光伟正的正面主角,他的小问题还是没办法被完全遮盖。

可他变成罪人,变成一些路人口中的屑,我是真的无法理解。

角色在戏中,观众也应该在戏中,不是吗?

您说因为什么不洁,同妻就气哼哼不看了,还要抵制这种渣人设,那我觉得您损失大了,当然了,您的正义心爆棚,不看是您的自由,但别作践。

它远比你想象中的有分量,有内涵。

太较真的观众是真的难伺候,还没看呢,就开始磨刀,逮谁捅谁。

还原历史样貌还被要求讲道德标准,嘿,您大拿。

剧也是戏,不认可就甭看,看道德经呗,那个三观正。

看完第十六集一路小跑过来了,熬夜更新。

正剧里抠糖吃真的很快乐哈哈,看到了这张图,我更快乐了。(小小声说一句:我可以)

话说言归正传,我主要是想和大家谈一谈洁不洁这个问题的,也算是点题,其实打从一开始,我就有计划要说的。

但,话到嘴边呼之欲出了后来又给硬憋回去了。

原因也很简单,第一,我是个懒人,不愿和人做过多的口舌争辩,第二,我不想给我爱着的作品招黑。

(其实主要还是怂。咳,势单力薄势单力薄……)

可又不吐不快,如鲠在喉,咋办呢?所以折中了一下转战评论区,是交流,也是我对“双洁”情节的看法,以及这种国耽圈扭曲审美到底是怎么产生的一些浅薄见解。

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并没有。

怂归怂,能在正文里说的,我还要偷偷刚一下的。以下才是正儿八经的更新内容。

我为什么一再说“双洁”是国耽圈恶臭歪风?前段时间我在看二哈作者另外一篇文的时候,在交流区看到了某位书粉的评论。

她说,吓死我了,幸好是双洁。

我当时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似的,对那本书接下来的发展没了半点兴趣。但后来我还是看了,然后就更加百感交集了。

那本书的设定是,一位是叛国将军兼奴隶,一位他的情人兼师弟。内容是敌国投诚把将军送了回来表示诚意,自然,这位举国皆知的叛徒,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受尽酷刑,放逐战俘勾栏院里两年(大概),不杀他自然是为了让他生不如死,求死不得。

然后高潮来了,那位书粉还真说着了,受君的两年勾栏生活,还真他喵的守身如玉谁都没让碰。

理由是作者的一个设定,说是受君的脖子上有个符咒,中间有很多的解释,但简而言之,别人不能强迫他。

妙的是,攻君身上也有一个。

这他娘的,是真双洁了。

我没有说这本小说不好,它什么都很好,我也没说这个设定有问题,它怎么着也是符合逻辑的(虽然后来这个符咒再也没派上过用场)

我们回头理一下时间线,这部小说是19年底完结的,而这位作者的爆红小说我想大概没看的人,也会有所耳闻,也被剧化了,正待播,更名为《皓衣行》

这本小说,我也普及一下,主角有两世,世世纠缠这么个故事。后来二世死了,一世复活,受君和一世在一起了,说的比较潦草,就是这么个结局。

就因为这个设定,让这部作品的风评其实并不大好,理由想也不用多说。我看到过好几次,有人说这位作者太放飞,作品天雷,看到作者名就不想看作品。

我也为作者掬一把泪,因为作品有问题被骂那活该,可因为设定风评被害,也是够冤的。可能也是痛定思痛,后来那一部才会出现这样生硬的转折。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个人推断,我不是作者本人,但我也是个靠文字吃饭的,正如我评论下面说到的那样,兹要是靠赏饭吃的,那就得随大流,这是没办法的事儿,故感同身受。

还是那句话,不抵制过双洁,剧情发展就需要双洁,那就洁,没什么不好,特别好。

可也不要过分要求双洁,剧情不需要双洁,洁它做什么?三四十岁人了,你要他处男守身,洁个屁!借用评论区一位姐妹的话,说出来给鬼听会都不相信。

我们回归鬓边来讲,原作中商细蕊和程凤台没有一个是洁的,可在那个封建王朝刚刚覆灭,新中国还未崛起的尴尬过渡期,人,是分三六九等的。

辫子绞了,可思想远没有解放。女人是没有话语权的,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就得受着。低等人是没有人权的,戏子要签卖身契买断终身,被层层剥削。

商细蕊的师姐为什么不孕?做戏子的时候喝凉药坏了身子。小说写的委婉,那可不就是避孕药喝多了的副作用吗?

这是一种时代印记,是真实存在的旧社会乱象,它是不对,是有问题,可它不是作者对小说虚构的设定。

正因为纪实,即便是脱离BL设定,鬓边依旧是一本优秀无可挑剔的时代小说,所以它改成正剧依旧可以亮眼。

作者遵从实际情况客观描写现实,却被说成是三观不正,你告诉我,怎么才叫正?你让它怎么洁?它又怎么洁的起来?

为了洁而舍本逐末,取其糟粕取其精华,这不是歪风又是什么?

非得都套上设定千篇一律写爱情至上的戏本子,您才能叫一声好吗?

真的,好好晃晃脑子里的水,清醒清醒吧。您那套,不过是变了花样的裹脚布,臭长,不可细品。

我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您若还是不为所动,愣是要它洁,那我也只能和善的回您一句,洁个杰宝,边上玩儿蛋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