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狂热啪

伦理片 日本 2016

主演:水美咲、坎培  

导演:金敏錫  

播放线路1

详细剧情

妹妹將成為律師的哥哥視為典範,努力用功讀書。妹妹與同系的同學交往,為了讓哥哥認同自己的男友,便介紹男友的姊姊給哥哥認識.......

如蒲公英网友你好,如果你看到了并且愿意回复,希望你原谅我不得不用这种给你增加不便的方式,因为我无法在小组发言,但很愿意继续讨论剧情和人物,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

看到你在小组的这段发言

“我也觉得,serena演得特别好,其实这个角色比June还难演,因为她更加细致,过程更加曲折。一开始追这个剧的时候还觉得演员没选好,因为serena太漂亮,看上去一副聪明相,又是知识女性,尤其是演第一季那种残忍的、自私的”夫人“,怎么看怎么违和。

现在看下来,我觉得她完全演出了一个看起来聪明,同样是女人,还是知识女性(还是吉列奠基人之一),这样一个人的愚蠢、脆弱、她的平庸性。可见一个人的认知程度不是她的文凭、社会地位决定的,而是这个人是否有某些经历,是否对人性和事情了解得够深,是否有坚强的品性决定的。

serena是一个”情绪智力“(emotional Intelligence)并不高的人,一个情绪智力不够高的人,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学不会”对自己真诚“;更不要要求她对别人设身处地真正地理解了。一个情商低的人,很难成长,因为每次对真相的意识,都是环境带来的被迫认知,都会带来巨大的难以承受的创伤,因为情商不够高的人,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生活中很多自欺欺人,还拿着自己的“好意”去实施对他人伤害的人,都是情绪智力低下者,这样的人很多;而情商高的人,能够敏锐地意识到自己的心境,并敢于承认,而且还敢于改变,主动改变自己。看看这一集的June,她的内心变化非常精彩,我们虽然可以轻描淡写地以”她的革命目标从私人扩大到公共的,成为一个觉醒的斗士“来一言蔽之,但是实际上,能够通过心理医生的一席话,Janiene的指责眼神,以及she is one of us这句话,能够根据来检查的少女的一句”非常想生孩子“,就从自己绝望的心境走出来,走到Natalie病床前,承认自己的过分和残忍,重新理解natatlie,哪怕她的行为彻底阻断了自己拯救女儿的希望——这是怎么样一种心理情绪智力,才能完成的蜕变。人并不是经历了磨难就能成长了,有的人经历了只会黑化;人必须直面生活,直面自己,超越自我,意识到那些自己耻于承认的”愚蠢‘、“自私”和“残忍”,就像June勇敢承认的,才能成长,serena能够厚着脸皮继续当夫人,面对June的指责,硬着头皮拿“爱孩子”说事,就是因为她不敢承认自己的“脆弱、对别人的残忍、对nicole的自私”(当然还有我此前分析——她没有队友的缘故);在我看来,Serena和June是一对完美的情绪智力对照。”

我觉得如果完全基于剧情来分析,你这段对人物心理和情绪智力(不知是否就是情商)特点讲得特别好,所以我想说说我看完这段分析的想法。我不太了解情绪智力这个概念,不过你说serena对自己不真诚我完全同意。我在小组发言没被删时曾经写过一大段话分析她从101到305的发展,就提到她是靠麻痹自己才在基列生存的。因为改变基列这个环境和逃出基列是困难得多或不确定性太大的选择,所以维持现状成了当下最简单的处理方式,就像我们生活中非常普遍的对现有工作不满但又不知如何或没勇气改变一直忍着的极端版。不过她自欺的程度发展到现在已经比第一季明显减弱,208fred被炸住院她在家里有了自由后的行动和对june说出我讨厌针织是个明显的例子;209她去加拿大那对人在正常状态的掩饰不住地羡慕和对他人异样眼神的不适也是例子,当时唯一把她的心拴在基列的就是june即将出生的孩子;211她和fred在林中屋里互相指责时说的话是例子;213为女孩和所有女性争取读书权,及至变法行动失败把孩子送走更是质变的例子。她就算嘴上不说,心理和行动其实都一定程度承认了如june形容的为了有个孩子(及给孩子们一个好的环境)创造了这个社会但是不成功,即她之前信念坚定、充满热情、付出巨大牺牲包括部分人性为之奋斗的理想(当然基列逐渐成立后的变化超出serena的预期和控制)是个错误。所以到了第三季她完全没法再忍受fred(除非利用他),在303june跟她说其他母亲经历她听得进去。我对306编剧给她来个180度转弯直接跳回第一季的态度非常明确,就是完全不合逻辑是个很失败的处理我不会用它来分析人物。因为之前写的都被删了再简单复述一下,就是serena可以后悔放弃孩子,可以(甚至应该)跟june不是一条心,但绝不可能又想孩子回到基列,甚至又对她那个多次出轨背叛她、家暴她、致残她,虚伪自私软弱无能还不能生的丈夫重新产生感情,这别说306,在第二季都不可能。所以对309她的行动我倒不奇怪。

至于跟june的不同,因为serena有作为june阴暗面的作用(昨天在汤不热上看到的提法,觉得挺有道理的),所以的确有个明显的对比。不过我觉得也不单单是情绪智力的差别。她们的立场不同,june在基列是个纯受害者,她已经触底了靠什么麻痹自己?serena是始作俑者、既得利益者和受害者的综合体,处在一个很复杂的尴尬位置。另外我想两人的成长背景和政治理念不同也有影响,serena是个虔诚的教徒,在处于逆境又无力的的时候更容易有god让我安于现状,以至不面对自己的想法。

说到309june的心理变化,很明显是编剧的意图。我之前说过单独这集我觉得挺好的,远远好于前几集,但处在从307开始对june一个迷失到豁然开朗这个过程中有点吃亏。就是这个事件过程跟上面提到的serena180转变类似,设定得非常刻意笨拙甚至不合逻辑。june失去了一次见女儿的机会而且因为她搬走到不知哪里去了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就丧失希望了?问题是这种状况比过去糟糕吗?在新鲜度和激烈度上都根本排不上呀。别忘了从女儿被抢走后她三年多完全不知道对方下落,现在起码知道她被一个有地位爱她的家庭养育着。而且既然能从过去完全不知孩子下落到在马大们帮助下闯入她现在住的地方看她,那以后怎么就没机会呢?她不是比第一季成长了很多吗?不是更了解反抗组织和他们的能力了吗?这件事完全达不到至她突然“黑化”的刺激程度。还有308她的Regina George附身,问题不是她是否想这样,而且她如何做到?编剧忘了故事背景是基列,june是一个普通使女了吗?就算她还需要为宣传出镜一时免于死亡或外在上明显残疾的风险,不代表她可以免于任何惩罚为所欲为地欺负一个孕妇呀。为了309给june一个促成她转变的被罚极端环境,就要牺牲掉natalie这个配角让她在刺激下发疯,就要让june领导的霸凌成立即她不知为啥有那么大特权,就要让307一个并不含严重的挫折让她突然迷失,这故事编得完全是水到渠成的反面。更何况213结尾june的那些誓言,301-304她的誓言和行动,跟309结尾跟natalie说的有明显区别吗,之前也没觉得她就是明确地只想救hannah而是要干大事,所以不怪很多观众不满。同样鉴于编剧在本季的断崖式失准,我也不想把这个事件过程作为june情绪智力多高的例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