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的代价

泰国剧 泰国 2021

主演:吉拉育·拉翁马尼  娜拉·帖努啪  娜塔扎瑞·抔勒威查固  淳妮苷·内醉  苏维察·涩班纳芬  

导演:内详  

详细剧情

J-Pop回来了,在泰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受欢迎。许多年轻女孩都梦想加入这个流行女团。她们想成名,想变成焦点,想要穿上最酷的服装在众多观众面前表演。但出道并不容易,这些年轻女孩或“女团成员”得严格遵守规则长达6年。同龄人的生活与她们无关,约会....

他只擅长爱别人,但却不擅长获取别人的爱,不知道爱情为何物,且不自知。

我这人以前从不看偶像剧,然而,就在一周前,某室友撒娇打滚求我也看,我——因为某些缘故——只好从了她。一开始我的内心真特么是拒绝的,因为这东西太长了,DVD版本都60集了,都够我把钢炼FA刷两遍,而事实上我又确实不好这口,所以看完之后我对这部剧的评价很不怎么样。但我看完并不后悔,因为我过去从来没有因为某一个人物就多给某个剧一星,而这次破例了——一星给演员们的演技和服化道,一星给特效,一星给润玉。

先客观的说一下——毋庸置疑,润玉是编剧亲儿子。一个角色是不是作者亲儿子,并不是从他在剧情里的下场来判断的,而是从作者对他倾注的心血来判断的,这有一个相对直观的指标——在这个角色的刻画上,作者分配了多少有效剧情。仔细观察一下会发现,润玉的剧情时长没那么吓人,问题是他的剧情几乎没有灌水现象,而是干货满满,特别有存在感,直接构成了主线让人印象深刻。这不单单是因为他在剧情里的地位(男二+大反派),还因为他的设定也多——别的人都没有他这么详细的过去,而这些都是他亲妈挖空心思想的,也都需要剧情去讲述。我其实十分能理解编剧对他的重视,因为——主角只能决定他自己受不受人喜欢,而剧情好不好看常常在于反派。所以这部剧的问题并不在于润玉这个角色太出挑,而在于男女主角太一般。润玉是这部剧本里面唯一一个前后行为变化流畅自然的角色,不存在什么“out of character’的情况,作者几乎没有为了推进剧情的发展而让他干出不符合他设定的事情。相比起时不时就要智商下线,后期是非观崩成狗的男女主,润玉绝对是被作者捧在手心里细细雕琢过的。(所以我才认为他有分析的价值)我并不打算在这里为男女主叫屈,也不打算评价作者的编剧水平,所以,这是个纯粹的人物分析贴,只针对剧版润玉

楼主观点清奇,且极其讨厌辩论,还请各位豆友海涵,不喜欢就请点右上角红叉~~~~~~

先占个队

——虽然是反派,但这哥们我真的黑不起来,不是因为他惨,而是因为他那么惨了居然还坏不透!一个角色被剧情虐成这样,在没有任何交代的情况下,后面干出任何坏事都是很自然的,可润玉并没有放开了去干坏事——这是他最惨的一点。

从好人变成坏人的这个过程虽然痛苦,但只要跨过那道门槛,即便是毁灭也是一种解脱。不幸的是,润玉一直处在这个过程中,磨磨蹭蹭的(手动捂脸),一直在忍受内心的挣扎、仇恨、拷问、懊悔……但他又是永远都不会变成真正的坏人的,因为他本性太善良了,所以只会一直痛苦下去。被剧情虐成坏人的角色其实蛮多的,但是这么磨磨蹭蹭不肯变坏的反派倒不多见。而作者又把他‘永远也不会坏透’这一点交代的很清楚(真的是亲妈,就没见对二凤这么负责),也就是我们最初认识的那个小鱼仙倌——润玉的本性善根深种,而这也是这个角色最有魅力的地方。

这一点,他跟他爹真的不一样——说起他爹太微,那真的是天然渣。太微是个极其自私的人,而且打心里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我有时候觉得太微这个角色很有趣,因为他渣的太质朴率真了,而且对自身有着绝对的肯定,只计较得失,丝毫不晓得审视自我。此外,我也不能理解有的豆友将他拿去跟穗禾对比。我虽然也很喜欢穗禾这个角色,但我也得承认,她生性残忍。

分析角色,先说黑化之前:

润玉在天界的成长是一个很不开心的状态(有多不开心,已经有不少豆友列举过了,在此不再赘述),这导致他不容易相信别人,心思警惕,细腻敏感,不敢犯错。彼时他早就习惯了一无所有,从来没有得到过什么,因此也没有尝过‘得而复失’是怎样一种痛苦,能安于现状。再加上他又天生善良,因此把‘别人对我好是情分,别人对我不好才是本分’奉为金科玉律,倘若有人对他好,他就会非常看重和珍惜。

以剧中二凤为例:其实二凤待他并不那么好,只是相对于别人稍微好些;但因为这个‘比别人稍微好些’,他就能对二凤特别好——他前期一有机会就想帮着二凤,对二凤各种热情配合,虽然他能帮得上二凤的机会比较少,但他确实有那颗心。组小队封印穷奇那次就很明显:他下界的时候应该不知道女主也下来了,所以,他是想帮二凤才下来的。二凤中了瘟针昏迷等待夜幽藤,旁边就站着个女魔头鎏英而已,没有任何天界的人在场,他不需要为了任何作秀的目的而去救二凤——可是他明知杯水车薪还会伤害自身,还是想尽力挽救一下。他对待别人(诸如月下仙人)仅仅只是表现得礼貌和乖巧,从来都不会拿出实际行动;但他确实为二凤做了很多事。(要看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不好,不要看他说了什么,而要看他做了什么。说的话可以虚伪,可以傲娇,可以犯倔,但行动策略与利益直接相关,但凡不是冲动型人物,其行动策略很少能与本心背道而驰。所以,二凤对润玉而言真的是不一样的)

这就是他冒风险救二凤那一段

前面说他这人天生善良,很容易因别人一点点的好就把别人放在心上,所以他喜欢女主真的太自然了——女主对他的好,很可能还超过了二凤对他的好(二凤你个辣鸡~~~~~~),而他这个人太懂得珍视和回馈别人的好了。

有妹子可能会问,那为啥邝露没入他的眼?

这个问题其实很好回答——他这人警惕心很强,不容易相信别人。他一向认为别人对他冷漠,对他不好才是正常的,而邝露——太热情主动了啊。邝露对他的爱分量太足了,但却显得毫无根据和理由(柳树下那波尬夸真的好尬啊,手动捂脸)——换言之,他理性想过之后,认为邝露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喜欢他,所以认定这一定不是真心的,拒绝。相反,女主对他那一点点的善意,他却敢于接受——一则是因为女主傻里傻气的,没有任何目的性而且段位比他低,让他觉得很安全。二则是因为这点善意足够淡薄,不至于使他心生警惕。还记得这句著名的‘无妨爱我淡薄,但求爱我长久’咩?

估计小姑娘们听到这话心都酥半边了,可在我看来这不是什么深情告白,而是他的最初的期待——他最先想要的不是女主对男主的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情,而是女主陨丹未消之前对他的那份善意。

我用的是‘善意’这个词,不是因为润玉不爱女主,也不是因为润玉不懂爱。相反,他这人太懂得如何爱别人了,他只是不懂得如何去获取别人的爱,或者把话说的更悲观一点——因为从来没人爱过他,所以他可能都不相信自己值得被爱。

在这一点上,二凤跟他完全相反。二凤从小就不缺爱,一早就认定自己值得被爱,所以很有底气很有自信,发现中意的人就有胆量去索求。这一切导致了他自身极其可爱,也特别擅长让别人爱上自己,但不擅长爱别人——他追女主的剧情蛮好看,但是追到女主之后,爱女主的姿势老是不对,弄的大家都不开心,对老妈的关注不知道回应,对穗禾的感情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润玉和二凤不一样,他一开始就在爱别人这件事情上特别有想法和执行力。这不光是体现在他乐于加倍回馈别人对他的好上,还体现在他能让几乎所有人祝福‘他和女主的婚事’上。说白了,只要女主肯嫁给他,他就能拿出十二万分的诚意,不光打动未来的岳父岳母,跟邝露划清界限,还出面把那群难缠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部搞定,让女主超级有安全感,绝不会让女主因为这场婚事而受到任何伤害。

在润玉的理解里,爱意味着‘守护’。这真的是再正确不过的理解了。可问题是他只懂爱,却不懂得(也不渴望)爱情,所以才能接受没心没肺时期的女主,并且对其期待值极低。(讲真,要我其实忍不了,估计二凤也忍不了,但二凤那会儿估计在伤心‘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所以没有对女主炸毛)他那个时候不打算向女主索取什么爱啊之类的东西,因为他太了解女主了,他知道女主不懂爱情(正好他也不咋懂,简直天作之合)——他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已,况且相比别人,女主确实待他很好,这样他认定女主很善良,就很愿意把女主放在心上。女主对他的善意和朋友情谊,他是特别珍视的——不管观众怎么认为,正如他当时内心所愧疚的对象只有二凤,他在婚约上使的那点小心思确实没有对当时的女主造成什么伤害。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这就够了啊——那会儿我真觉得,如果陨丹一直存在着,女主只会把二凤逼疯,跟他倒确实是良配。

可我那时心里还想:二凤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捡了一块捂不热的石头,其实傻得蛮可怜;可你呢?你明知这是块捂不热的石头,却还巴心巴肝的把她捡回家,往后你吃什么苦都是活该!

我心里是这么想,但却从来没有料到,他真的有这个‘往后吃什么苦都是活该’的觉悟。(手动捂脸)

笑成这样,一定是不知道后面有多少苦头

再来说黑化之后:

我所判断的黑化临界点在簌离之死——此观点不接受反驳。这个时候的他终于尝到了‘得而复失’的滋味,知道那有多痛苦,所以拼命地想要保护自己已经有的东西,而且表现出来的勇气狠狠地震撼到了我。纵观全剧,他所有剧情里最让我动容的一幕其实是他为簌离跪下来磕头求天后,那一幕看得我眼睛发痛,让我透过屏幕感受到了他心门之内那汹涌滔天的感情。

这个角色,活了。(这里不忍心放图,放图我会难受)

讲真,我是个泪点极高的人,单纯被虐并不能感动到我,能让我心生感动的,一定是那种‘在绝望中充满勇气奋力一搏的挣扎’。事实上他之后的所有权谋和所有对女主的好,都没能像那一幕那样打动我。但其实也只需要这一幕就足够了。情急之下见真心,什么叫能为爱放弃一切,这就是!所以实在不好意思(手动捂脸),他之后再做什么我都黑不了他。

放一张不那么让我心痛的

我不打算给他洗地什么的,反正他干的事情大家都心里有数,只是说有人觉得他可恶,而有人(比如我)认为他的目的(获取权力和帝位)没有问题,但是行动策略(伤害女主的行为)却受到了他自身负面情绪的影响,因此很难评断(反正我又不是剧中的受害者)。

他这一连串的手段用下来有如下动机:

1.取得强大的权力以护女主、水族同胞和自身周全

2.让天帝和天后知道什么叫代价

3.确保女主不会被二凤抢去,顺带再报复一下二凤,发泄一下情绪

(以上三条,重要程度依次递减,但是都存在)有些豆友看事情的方式比较片面——这个角色是很复杂的,他的这一串行动并不能以‘他就是想同时坐拥女主和天帝之位’来概括,事实上天帝这个位置他不是很在乎,他想要获取的是权力本身,而其根本目的是 ‘为了不再失去’ 。(换言之,只要能让他获取足够强大的权势保护重要的东西,不管是成魔成佛,他都可以去干……只是说,对他而言,成为天帝远比成为魔尊容易,所以就选择成为天帝)我之所以确信第一条占有绝对地位,是因为这个角色很少冲动,极其理性,特别分得清主次利害——第一条性命攸关,别的两条真的都很次要。事实上,只要有第一个理由在,那么‘要不要欺骗和利用女主’和‘要不要弄死二凤’这两者都不是选择题,因为他没有别的牌可打(但如果水神风神活着,他手里的牌会好些,不至于直接利用女主)。我作为观众虽然可以理解他,甚至钦佩他的勇气,但我同时也认为他不配得到女主的爱,因为他对女主的欺骗和利用是真实存在过的。况且,他自己那段时间就是整个人都很不好,满满的都是负面情绪,估计看什么东西都不顺眼(尤其是某些过得幸福的人),做事的时候都带着浓浓的反社会情绪。我认为那个时候他内心阴暗故意伤人是很自然的,因为他的情绪无处排遣,而周遭的人并不关心他,这会令他产生怨恨和报复心。只是说,我可以痛心没有人关心他,为他无处安放的痛苦感到难过,但却不能否认,他确实是伤害了无辜的人,行为恶劣。

……我这么说,并不是意味着我认可女主对他的对待方式——一码归一码,女主在还不知道被骗了的情况下,天天可劲儿作他,也很恶劣……我知道女主那段时间脑子也不正常,满满的都是崩溃情绪,但是她确实也是伤害和连累了别人。

他在篡位成功之后,心里对女主和二凤肯定都是有愧疚的,但这并不是‘他无条件包容女主瞎作’的唯一原因。我分析之后认为原因如下:

1.他正在设法得到女主的爱,虽然方法极其笨拙

2.他对二凤和女主有愧疚

3.他真的迷恋女主

挨个来说。

1.他正在设法得到女主的爱,虽然方法极其笨拙

客观上,女主已经把陨丹吐出,具备爱上他的能力了,因此‘设法得到女主的爱’确实有一定的可行性。这个时候,不管是他还是女主,都面临着感情缺失的痛苦,所以,主观上来看,他也真的很想被爱,哪怕一点点也行。 他这人跟二凤不一样,二凤真的擅长让别人爱,而他——咳咳,他既没有天赋,又没有经验,所以只能用最经典的蠢办法——用爱来换爱。现在他再说‘无妨爱我淡薄,但求爱我长久’这话,许下‘日日复月月,月月复年年,年年复此生’这样的诺言,就很可能真的是在表白了。这本来也没什么毛病,可问题是,别人一点点的善意就能让他支付很多爱——不带这么做生意的啊。啊,本来就很愧疚了想要补偿,再加上他又想换得女主的爱,还丝毫不懂得做生意……真的,这哥们真的做好了‘往后吃什么苦都活该’的觉悟。

(此处我要手动捂脸三分钟)

2.他对二凤和女主有愧疚

说起愧疚一事,主要在二凤——二凤活过来之前,他对二凤的愧疚肯定是都倾注在了女主身上。来,龙凤呈祥党的佐证又来了,请往下看:他这人很理性,而且最初是很爱二凤的,所以在他个人的立场上,二凤并没有什么过错,他杀二凤只是因为二凤挡了他的道——这事儿从理性上来看,其实干的很正确。可二凤死了,他真的超级愧疚的,而且这种愧疚给他带来的痛苦居然让他不理性了——他的感性战胜了他强大的理性。二凤能活过来,真的是因为他在放水,而他的这种放水行为极大地损害了他自身的利益,将他和他的政权再度置身于危险的境地。不管九转金丹有没有副作用,用纯利益来考量,‘让二凤活过来’对他一定是‘弊远大于利’的。他是个很少冲动,很少感情用事,特别能分清主次轻重顾全大局的人,能让他失去理性的情况非常少见。所以,这意味着什么呢?二凤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可能还要高于簌离。他自己真的太想让二凤活过来了,但又考虑到二凤对他和政权的威胁,这才在九转金丹里做了点小手脚,反正那要不了二凤的命,又能削弱二凤的战斗力——他最想让二凤活过来,第二步才考虑二凤对他的威胁,于是打了个补丁。他有多希望二凤活着?二凤来天庭了,为牌位的事情和他动手,他只是把二凤开除了神籍——意思就是说你不要回来了,我真的不想杀你。二凤在魔界搞事情,他明知道二凤会成为巨大的威胁,但就是不肯认真对待。固城王提议结盟,他也不答应,一直吊着人家。二凤当上了魔尊,收了鸟族,他什么不干,就静静看着二凤坐大,二分天下。……这么理性又有心眼子的润玉,能对上述的事情一直不作为,其解释只能是故意放水……你特么是有多爱二凤啊!他混的好了,你特么就不怕睡觉头顶掉钢刀啊!……可能比起睡觉头顶掉钢刀,他真的更怕二凤又一次死了(手动捂脸)。

说说最后的天魔大战:

内心:胜是必须胜,但二凤一定不能死

事关天界立威,他很早就已经做好了跟二凤较量的准备,而且决定了一定要得胜,但这场较量不一定要动手——他不想跟二凤打,而且,他一定不会让二凤死(不然就是打自己脸)。所以他携大军压境,真的只是为了谈谈,把女主要回来——只要女主这个时候在明面上被要回来了,这场较量就算胜了,可以给天界一个交代了。事情闹成那样是二凤自己蠢(手动捂脸),当众宣布自己把他给绿了——作为一个天帝,他的尊严如果被当众按在地上摩擦,那就相当于天界尊严扫地,他这个时候哪怕是为了天界都必须立刻跟二凤动手,而且必须胜。如果因愤怒而动手,意在立威,那么面对如此奇耻大辱,就算天界不把魔界打得叫爸爸,也必然要对二凤和女主完成双杀。当时女主死了,二凤心伤则废,是双杀的最好时机。可对他而言,胜是必须胜,但二凤一定不能死,所以女主一死他立刻停战转身就走——他不光自己要放过二凤,还得避免手下对二凤动手,所以就算他为女主伤心,也还是赶紧撤军止损更要紧……这里我要给可怜的女主唱一首凉凉。

如上,他对二凤的感情和愧疚深重至此。当二凤死了,他就只能将对二凤的感情和愧疚全部都倾注在女主身上,所以女主不论做出什么来,都可以得到他的无条件纵容。

3.最后再说他对女主的感情

他喜不喜欢女主?喜欢,但喜欢的是有陨丹时候的女主,而且也没那么喜欢。

他迷不迷恋女主?迷恋,这是他对女主感情的最好形容,他后来也应该被定义为执迷不悟。

他爱不爱女主?爱,但是他的爱非常特别,不能被归类为爱情,而且,他对很多人的爱都比对女主多。

润玉是把女主放在心尖上了,但他从来没有让女主走进过他的心里。换言之,虽然他确实对女主付出了很多,希望可以打动女主,但却并没有把自己的整颗心都交给女主,也做好了失去女主的准备,所以他才能做到只对女主保持那么低的期待。

他的这种做法有多方面原因:

1. 他性格敏感,很难相信别人,所以心门紧闭是常态

2. 他认为女主不愿意理解他(女主确实不愿意理解他,且对他的内心毫无兴趣,他不瞎)

3. 他认为女主暂时不值得他托付真心(女主确实不会好好对待他的真心,他不瞎)

4. 他不认为爱情是必须完全互信的(这是理性症结之所在)

5. 他追求的根本就不是爱情,他这人其实不知爱情为何物,却不自知(这是感性症结之所在)

前三个原因不做赘述,毕竟大家也都不瞎,所以就说最后两个。

他不认为爱情是必须完全互信的:他一直将‘爱’和‘信任’分为两码事,贯彻了‘爱情不必完全互信’这一爱情观,所以才把女主也放进了算计对象里,认为‘我利用了你,但我爱你也是真心的’。我觉得这个观点没毛病,问题在于这是言情剧本,言情剧本的爱情是超级追求完美的,只要两人相爱就得对对方毫无保留,不能存在任何欺骗、隐瞒,必须把对方置于心目中最高的地位,不能出现有个第三者(譬如老妈、兄弟、知己、事业、江山……统统都要靠边站)居然显得比对方还要重要这种情况……我已经无力吐槽了,润玉在这个剧本里面孤独一生是很正常的啊。 ……说句得罪女主粉的话,真的,女主太能惹事而且又太不懂事了,要是我我就不会喜欢这样的女主,因为很难交流(女主真的只适合跟二凤、鎏英之类的相处,因为他们的段位差距不这么悬殊,交流起来障碍不大)。

他追求的根本就不是爱情,他这人其实不知爱情为何物,却不自知:润玉这人很理性,一点也不瞎,还很分的清主次,所以,事情搞成那样是因为他早就做好了‘我既然决定爱你了,往后我吃什么苦都是活该’的觉悟。

所以,我的意思是,他真的是不知道爱情为何物!

我不知道他这是天生呆萌还是吃了浮梦丹的后遗症,他似乎觉得爱情就是‘我决定爱一个人,不断投入对她好,这样她感动了有所回馈,我们就能在一起了’。别看他仙气十足,举止端庄,理性老成,有勇有谋,还有点高冷,其实本质又呆又萌呢!……简直就是我在幼儿园大班时候的级别(那个时候,只要我把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送给喜欢的小伙伴,这样他们就会很喜欢我,跟我玩耍,我就觉得好开心好满足。虽然只要我不送,他们就不跟我玩,但只要我一直送下去,我就会一直很开心很满足了啊→傻B而不自知)

说的就是你,你还笑

正如我当初所经营的其实是一场交易,而不是友情,因为那些‘朋友’其实不值得我交往,而他们其实也不喜欢我。他也仅仅是决定了选择女主,决定了用爱来换取女主的善意,并且以为这就能产生爱情。他没有考虑过这个时候的女主还是不是他最初喜欢的那个,他只是决定了去爱她,去向她付出。他以为她和他一样,会把对自己的好的人放在心上。但其实她从小很幸福,身边从不缺少善意,也不渴求善意,她只会去喜欢她真正喜欢的那个人,他对她的好并不会使她喜欢上他这个人本身。他付出再多,最终也只能得到感激和愧疚。——但即便如此,他都能接受,因为他要求的很少很少。他虽然希望换得女主的喜欢,但却也早就悲观地做好了失去女主的最坏打算,所以也没有那么多期待,只要女主的感激和愧疚能带来善意,这对他来讲就已经足够安慰。

我那时如果有一群真正的朋友,就能省下很多QQ糖;他也一样,如果在决定爱之前,多用理性衡量一下‘我和女主之间真的能产生爱情吗’和‘女主现在究竟哪里值得我爱’这些问题,可能就能省下很多寿命。或者说,更进一步,再考虑一下‘爱情这玩意儿到底是啥,对我有啥意义,我现在真的需要咩’,他没准就不必那么活该受罪了。但事实上那个时候他根本做不到理性衡量。一则是他对爱情的认知有限;二则是二凤死了,愧疚感使他痛苦不堪,天帝和天后死了,空虚感使他怀疑自身,他的内心正极其煎熬。

重说起黑化之前。从他最初自己选择将女主这块捂不热的石头捡回家开始,他本身就是不需要爱情的,因为他最开始就不是冲着爱情去的——他恐怕比女主自己还要了解女主,知道女主多情又淡薄,很可能永远都不会出现爱情这种专一又深情的感情。

那他最开始对女主的期待是啥?

一个不会害他而且不会看不起他,还乐意跟他一起生活的小伙伴。

看看他黑化之前干的那些个事儿,哪一样不是找女主出去玩耍?哪一样像是在正经泡妹子?偷偷从花界拐跑女主,带女主去看星星啊什么的,他满脸都写着‘看,这是我的玩具,厉害吧?你要是喜欢,就常来找我一起玩’,后来又帮着女主躲藏,把女主带到人间小别墅去,简直炫了女主一脸——‘你看我这么会玩,你家长来找你了我还能罩你,你以后要多跟我玩’。

以后跟我混,带你装叉带你飞

其实他哪里有二凤和彦佑会玩……尤其是是彦佑太会玩,这就显得他很不会玩,他脸都青了——他好不容易遇到个愿意跟他玩的,自然还希望这个小伙伴跟他最要好,虽然不至于只跟他一个人玩,但也不要跟二凤和彦佑之类的玩得太近——要不然他费尽心机炫个毛。

真正的爱情是性激素+多巴胺,表现是:既想睡这个人,又想保护这个人,不仅喜欢这个人本身,而且在一起相处很开心。至于是不是一公一母,倒真的不那么重要。他对女主曾经确实满足如上许多条件(毕竟也曾真的喜欢过),除了‘想睡女主’

不知道豆友们怎么看,但我真的从头至尾都没看出他对女主有男女之间的欲望,不管是唯一的一次亲亲,还是那次尝试推倒,还是后面各种抱抱,我都没看出来(要么就是演员没演出来),连后来做个梦都只做抱抱的梦——他知道那是个梦,也知道不论他在梦里怎么放飞自我,都不需要承担后果……于是我们看到他放飞出来的自我是辣样的(手动捂脸)。

什么都别说了,‘他对女主有男女之情’纯粹是个伪命题。

来来来,分析一下他黑化前内心对女主的想法,有两种可能:1.既然我这么喜欢她,想跟她一起玩,而且我们一个是公的,一个是母的,那我一定是爱上她了!我要和她结婚!2.既然我这么喜欢她,想跟她一起玩,而且我们一个是公的,一个是母的,互相喜欢并且一起生活玩耍,那不管这是不是爱情,我们都可以结婚了!~~~~~~~反正只要结了婚,她就只能跟我最要好,不会跟二凤和彦佑走得很近了。

内心计划通

哪怕是小伙伴的感情也是具有排他性的(他自己就不开心女主和别人要好),再加上他还知道如果女主跟了二凤,以后不会跟他最要好……想想看,他在考虑要不要耍小聪明骗婚的时候,心里觉得自己对不起二凤,十分犹豫,所以说,女主跟谁比较要好,在当时可能还是个次要的问题——如果这个时候二凤跑去他跟前,拿出诚意求他退出,不行就满地撒泼打个滚——那时候他还没黑化,我真觉得他能心软松口。

可惜二凤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求人,而是出了个王炸——下凡历劫并要求月老给牵红线。在人间,红线可是因果律武器,可谓王炸中的战斗机,但就是跟‘保护下凡的妹子’这件事情毫无关系(你不拖累人家妹子就不错了)。二凤如果真心想保护妹子,很简单,像他哥一样坚持熬夜多加看守就行了,就算被人打了小报告,他爹他妈还能把他怎么滴?所以说,他此番下去就是为了在追求妹子的路上赶上他哥……鸡贼就是鸡贼,哪怕是打着爱的名义。我虽然无从得知二凤的心思,但如果把他想得再鸡贼一点儿——他压根就不想保护妹子,反正他哥和水神一定会保护这妹子……一点儿智商全用在鸡贼上了(手动捂脸)。

继续拉回话题说润玉。

历劫是个分水岭,那之后润玉就黑化了。一个黑化了的人心里是有很多负面情绪的,对天帝和天后有仇恨,对二凤有嫉妒和怨恨……这些都是润玉发动政变的理由,但这都不能成为‘润玉对女主更加喜欢’的理由。

准确来讲,润玉黑化和称帝,根本没有改变他对女主的喜欢程度。

黑化之前和黑化之后的喜欢程度是差不多的,因此,即便他表现得再看重女主,也是外部因素导致的——这个时候他失去了太多,所以矮子里头拔高个儿,女主就显得相对重要了起来。

在加上政变结束,二凤死了,他心有愧疚,所以变得能包容女主的一切行为。他甚至尝试用爱换爱,用几乎毫不做预算的付出来换取女主的爱……但这真的不是因为他多么爱女主,多么喜欢女主,而是因为‘他决定爱女主’和‘他决定尽全力获取女主的爱’。尽管这一切的迷恋都依靠幻觉,但这真没什么可黑的,因为他付出的爱和寿命都是真实的。只是说他决定去爱之后,爱着爱着却并不喜欢女主本身,就只能形成了一种令他执迷不悟的精神依赖,而当女主死了,他才清醒。其实我认为他在顺从精神依赖的时候,依然保持了很大程度的理性,知道他自己的所作所为是错的(甚至有可能知道女主已经不是他喜欢的那个女主了),只是一直放纵自我不想停下来,要不然天魔大战女主死时他不会转身划下界限就走——仅仅只是那个时候他自己才愿意清醒过来,及时止损。所以,后来的罪己诏,他不光是自责女主的死,更多的是自责当初的自我放纵;但他跟二凤讨论女主的那段话就不必当真了——他连爱的滋味都没尝过,对爱情又能懂个毛。

说说关于这个角色的遗憾

……故事最开始,这世上有可能打开润玉心扉的有两个人,一个是不谙世事的女主,一个是二凤,可惜他们俩谁也没去做这件事。所以润玉的心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住进去过,包括女主,也包括二风。

我最遗憾的其实是二凤和润玉之间的感情——二凤自身其实就能取代女主对润玉的意义,因为润玉在乎的根本不是男女之情,哪怕是对女主,他所有的情感抒发的目的指向全都是在求关注求安慰求抱抱(手动捂脸)。润玉要的是爱本身,不管是哪种爱,只要是他能相信的那种就行——这就好像一个饿的快死的人:你抢走了他手里的面包,又塞给他一个蛋糕,他不会介意的,因为那个时候他只需要能填饱肚子就行;可如果你只抢走面包,却不给别的东西果腹……不好意思,饿死之后化成饿鬼来找你了,俗称黑化。女主毕竟是个妹子,一旦真的打开了润玉的心扉,将心换心之后,润玉没准就知道爱情为何物了,到时候没法两全,还是有一场龙凤斗,况且她也没有义务这么做。

但是二凤不一样。

二凤如果肯有所作为的话,完全能化解这一场灾难,因为润玉最初最看重的人就是二凤,在润玉的心目中,女主远没有二凤重要。事实上,哪怕是润玉黑化了,他对二凤的感情只是多了点妒和怨,原来就有的那些爱一点都没有减少。而这份爱,不是润玉自行放纵而成的精神依赖,而是他多年来和二凤朝夕相处积淀出来的——他了解二凤,因为二凤真的值得这份爱,所以他才爱。

你们应该都知道这一幕后面是啥剧情

……问题是,润玉真的是个非常有勇气的人,不管是为爱成魔还是为爱成佛,他都能干的出来。所以如果是二凤情商上线,以亲人的身份打开了他的心扉,他爱二凤的程度和深度,没准都会超过女主,一旦二凤出个什么事,他能叫观众老爷体会到什么叫血浓于水刻骨铭心……然而这是个言情剧,不是家庭情感剧,所以编剧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最后,总结一下他这个人,再给他展望一下未来吧

润玉善良、敏感又聪明,不容易相信别人,因此心门紧闭。他虽然头脑很理性,但内心又有着很丰富的感情,别人对他一点点的好,他就愿意把人放在心尖上,回馈很多很多。所以他永远都不会真的变坏。他只擅长爱别人,不擅长获取别人的爱,不知道爱情为何物,且不自知。他很喜欢做决定,而且非常非常有勇气和胆识,一旦真的决定就会贯彻下去,从来不后悔自己的选择……这种人很难被他人操控,容易成为好领导。

满脸领导相

相信大家一致认为他能成为一个好天帝,只不过对他的感情生活却众说纷纭。我在这里分享一下我自己的看法:

少女们啊,你们除了替他感谢一下女主不爱之恩,其他的就不用操心了。

他这人感情超级丰富的,本性又特别纯良,等过段时间就又会开始认真工作,到处散播宽容和善良,再加上他才华横溢,身为天帝陛下,能贯彻善良和仁德,日后终有一天会得人心,而这些人心足以治愈他的自责,足以治愈他的自卑,甚至足以赋予他主动敞开心扉的勇气。人是会改变的,而他确实有那个越变越好的本事。只是说,他还是不知道爱情是个啥么玩意儿,所以他需要时间静一静,观察一下老弟和弟媳,多多思考一下‘爱情’这个概念,等懂了之后再做打算。他一点儿都不傻,也一点儿都不瞎,悟性极高,以后一定能觅得良人。

说起来,他的心扉曾为垂死的簌离开过一瞬,那一瞬间展现出来的巨浪滔天让我确信,他是个比二凤还情种的情种,倘若真的有人走进了他的心里——我估计他能拿出来的感情,远比二凤对女主更庞大深重……就是不知道未来是哪位妹子有这等福气。

如果你们想知道邝露跟他有没有可能……

两人画风还是蛮配的

我的回答是有可能,而且这个可能性不算小,因为邝露早就在他心尖上了(冷灶烧得好系列)。

他最开始确实拒绝过邝露,但那是因为他警惕邝露,而当上天帝之后,他已经和邝露相处了好几年了,他非常了解邝露,这个时候已经信任邝露了。对他而言,信任是个比爱更珍贵的东西,而邝露又是整个天庭对他最好的那个人,所以连信任都给了,他不可能没有把邝露放在心尖上。

可他当上天帝之后为什么不决定爱邝露呢?

在我看来,很可能是因为邝露对他而言太重要了,他知道他自己那段时间很不好,所以刻意在自己和邝露之间制造更大的距离感,不想让邝露受到感情伤害。他又不瞎,看女主那个样就知道女主一定很痛苦,而不管邝露是以何种名分站在他心尖上,于利益,于感情,她对他的重要性都超过了女主——他其实早就做好了会失去女主的准备,邝露反而是他绝对不能失去的那个

黑化之后,他对邝露的感情大致能分成两个阶段——称帝之前和称帝之后。在称帝之前,仔细观察会发现,哪怕是他最阴暗最仇视社会的时候,他都没有把自己的坏情绪直接辐射到邝露身上。那个时候他应该还没有完全信任邝露,但称帝之后,那时距离簌离之死已经过去至少三年了,这三年下来他已经信任邝露了,尤其是邝露居然没像彦佑一样嫌弃他。这个时候他是真心珍惜邝露的,问题是他那会儿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情来,所以——他不让别人走进内心是因为不信任,而不让邝露走进内心则很可能是不愿邝露被自己所伤,其本质都是因为害怕失去。……他有多害怕失去,想必不用赘述。——他过去从来都没有伤害过邝露,以后也永远不想伤害邝露,因为他此时(通过女主的表现)已经知道了,伤害就意味着可能会失去,而他绝对不能失去邝露。

(我记得有个片段是邝露给他送东西犯了点错误,马上下跪请罪,他说了句‘我何时说你做错了’。有豆友认为这说明他和邝露之间没有可能了,因为邝露在他面前太过惶恐,君臣有别尊卑分明,但我持不同意见——虽然口气是居高临下的天帝范儿,但以他那善良的本性和邝露的重要性来看,他不可能如此看轻了邝露……毕竟他从来没有看轻过任何人,所以极有可能是故意的)此外,我严重怀疑,那个时候他一直都很懊丧,天天都在怀疑自我,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能力给任何人幸福,这辈子把欠了女主和二凤的债还了就够了(二凤已经死了,就决定爱女主,然后就自我放纵精神依赖了),不要再去牵扯无辜的姑娘,而邝露这么好一姑娘,又是他心尖上的,自然万万不能。

好在,这种‘无法给他人幸福’的自我怀疑,终有一天会被他所得的人心治愈,他会逐渐相信他能给很多人带来幸福,也包括邝露。所以我们来用SWTO分析一下,邝露成为天后的可能性:

邝露有好几点优势是别人没有的:

1.润玉的信任,这是进入润玉心扉的必要条件,而润玉只给了她一个人。

2.身为太巳仙人的掌珠,本性是活泼可爱的,确实就是润玉喜欢的类型

3.真心且痴心,但是不偏执,不强求(这一点保证了她绝不会因爱而失去自我)其他的,比如她勤勉好学,办事妥当(这一点我很确定,她是个很靠谱的人,不然润玉不会什么事情都让她经手),不攀附,不将就,这些品质可能别的仙子也有,但她确实具备一个好天后该有的所有素质,完完全全配得上。润玉不蠢又不瞎,而且作为一个好天帝,他的婚姻也要对整个天界负责,所以他会很慎重,不太可能会去选另一个傻白甜,而是很有可能会选择邝露。

但有一只薛定谔的劣势猫:

她虽然被润玉放在心尖上,但除了润玉本人以外,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名分(也可能润玉自己也不确定),如果这个名分已经确定了下来,估计很难改变。

威胁:

润玉不懂爱情为何物,但却已经吃过了苦头,他要是自己懂了爱情也不一定会再主动。如果他自己悟不出来,未来一定会有个人让他懂,到时他一定会爱上这个人,而这个人很可能不是邝露——因为邝露在他面前已经失去了主动性。

机会:

邝露现在是不知道她对润玉的重要性,所以才爱得那么卑微,如果她知道了,她很可能会找回主动性。毕竟不管润玉对她是哪种爱,最起码润玉是爱她的,而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她到时会主动表露出她率真可爱的一面。虽然润玉是在女主身上吃过苦头,但一个人的喜好是不会那么容易改变的,润玉确实就是会喜欢这种率真可爱的妹子。

邝露其实真的挺萌的,就是也有点二

所以,如果你们有谁想帮着邝露一把的,赶紧派几个搞事的,在天帝陛下面前把她打成半死不活再绑走,让天帝陛下再次尝尝失去的心痛滋味儿——这样一来能看看薛定谔的猫是死是活,还能让邝露意识到她不必爱得卑微。

以上,想为润玉写同人和后续的诸位,请多多参考,我等看(姨母笑)~

嗯呢,最近闲了下来。

年初老有人单敲求同人,现在这剧写个续集还有人看咩?权谋战争性质的剧本,故事很长,嗯,可能……比原著虐,目测结局角色总数砍半的,而且真的很长,不能保证绝不弃坑。(虽然会有很多角色领便当,但他们大都完成了自我成长,所以我认为这算得上是个美好的故事,也修正了我自己这篇剧评里不太完善的观点。)

本不打算搞得复杂,但实在是比较长,加上香蜜目前也有点过气了,没几个人看的话我肯定会弃坑的。所以想看的话,请单敲一下或者留言,我再决定一下要不要把拟好的大纲写成正文。2019-12-20同人在写正文中,晋江好像挺麻烦的,所以先把前5章放豆瓣日记里了。2020-1-2

MD豆瓣日记宕机了!

玉露同人转移到LOFTER了,ID仍然是“神上喵奇”,欢迎来打扰~ 2020-2-17

加载中...